海外的噩梦2    
「還是我來教你吧。」說著我把泳圈上的繩子套在身上。抓著雯的手拉著她往后退,讓她雙腳打水。 一個海浪大了過來,雯嗆了一口海水,站了起來,一手扶著我的肩,一手擦著臉上的海水咳嗽著。借機用手拍打雯的光滑后背。雯扭動身體用手把我的手推開。 「還是到那邊風浪比較小的地方去學吧。」說著拉起雯往旁邊較爲人少而且風浪比較小的地方走去。心想著脫離露的視線。 雯停下來,雙手撐著泳圈往上跳,想要坐上泳圈。跳了幾下還是沒能上去。「要不要我抱你上去。」「去去去。你又想吃我的豆腐了。」沒法只能幫著把泳圈使勁往下壓,讓雯坐了上去,把繩子斜著套在雯的身上。 「把我推過去。」嘿嘿,雙手推著泳圈慢慢的邊遊邊推,雯用雙手朝我撥水,雙腳也踢打著水。趁著雯鬧著玩的機會,抓住雯的腳腿。雯不再抗拒,讓我抓著她的腳腿推著遊。雯躺著泳圈上閉著雙眼,任由我推著。胸前兩座小山一起一伏的。濕了水泳衣上有兩個不大的突點。雯的雙腳偶爾也會碰到我的肩膀。 到了風浪較爲平靜的地方,停了下來,站在齊肩的水里。潛下水去,透過清澈的海水,看到了雯圓圓的屁股被泳褲包裹著,泳褲有點勒著雯的大腿間。露出水面,手從水底下摸了雯的屁股一把,把雯嚇了一跳,滾下了泳圈。雯個子有165,沒能夠著海底,雙手拍打著水,腳也亂蹬著。伸手把雯抓住拉了過來。雯雙手捶打著我「源,你使壞。」雙腳亂蹬。 趁機伸手摟著雯的纖腰。雯伸手摟著我的脖子,眯著雙眼,腳也不再亂蹬了。把雯摟在胸前,肚皮貼著肚皮,一手托著雯的屁股,吻了一下雯的嘴唇,雯的雙腳盤著夾著我的腰,雞巴隔著泳褲頂著雯的陰部。雯微微的張開小嘴,跟我親吻著,松開摟著腰的手,往回縮揉著雯的乳房。雯的乳房不算大,剛好一手掌握著。雯微微的顫抖著,嘴張得大大的,使勁的吸吮著我的舌頭。手把泳衣往上一推,手直接握住雯的乳房。雯輕輕的:「嗯。」嘴吸吮得我的舌頭有點疼。手指輕輕的捏著雯黑豆般大小的奶頭,雯扭著屁股,嘴里發出嗯嗯的哼叫聲。托著屁股的手使勁的揉著雯的屁股,順著股溝摸到雯的兩腿間。雯倒吸一口氣,發出:「哦。」的一聲后頭趴在我的肩膀上。用手扒開雯的泳褲,揉著她的雙腿間,手指在肉縫中間揉捏著,指頭抽插著雯的肉穴。雯雙手摟著我的脖子,頭向后仰著,輕咬著嘴唇。雯擡起身子,嘴巴貼了過來,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一手伸到底下,揉著我的雞巴,眯著眼邊揉著我硬硬的雞巴邊吸吮著我的舌頭。 正當我們倆纏綿著的時候,一陣陣海浪打了過來。嚇得雯啊捂著臉大叫,把泳圈套著雯。轉頭一看,原來是有人開著摩托艇和香蕉船快速的從不遠處轉過。激起了陣陣海浪。 雯羞澀的低著頭,整理著泳衣。紅著臉輕聲道:「該回去了。」 回到岸邊,露正躺在太陽傘下的沙灘椅上,戴著墨鏡。見到我們回來了問道:「跑哪里去了?一下子就看不到你們。」「怕我把雯姐拐跑了啊?」「你敢。」抓起身邊的細沙朝我仍了過來。 我和雯拿了衣服一起去沖淡水。露也跟著回到竹棚底下休息。 三兩下就沖完換了衣服出來,抽著煙等著雯。過了一會,問出來了,濕淋淋的頭發披在肩上,見到我在外面等著嫣然一笑:「走吧。」我靠著雯的耳朵:「舒服嗎?」雯伸手掐一下我的腰:「再鬧不理你了。」 買了三個耶青,一人一個喝著。其他的團友也陸續的回來。大家開著玩笑等著回程的船。船終于來了,坐車回到芭提雅的酒店,導遊讓大家回房間休息一會等著吃晚飯。晚上是自由活動時間,導遊又使出他那三寸不爛之舌,讓大家今晚一起去看成人表演。 我問姐妹倆「去不去?」露:「去,怎麽不去。難得來一回,不看不是浪費時間嘛。」熟婦就是大膽。聽著露的大膽的說,其他人也跟著附和著,把導遊高興得一個勁的說:「謝謝謝謝。」 回到房間,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事,一幕一幕的重現眼前。想不到看似文靜的她竟然是熱情似火。不覺間人也放松著入睡了。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門外傳來了吵雜的聲音和門鈴聲。急忙起身開門,原來到了晚飯時間。 跟著大家一起下到餐廳吃了晚飯。吃飯時跟雯對面坐著,她默默地吃著飯,只是偶爾的擡頭看看我,會意的微笑著。 到時候看表演了,看著雯懷著忐忑的心情跟著大咧咧的露走進大廳,心里暗笑著想怎麽姐妹倆的性格相差那麽大呢?雯一手緊抓著撸動手,一手放在扶手上,我坐在她的旁邊。黑暗中腿貼著她的腿。 開始表演了,開始就是一些小品之類的,緊接著是一些女的用逼抽煙、往逼里面插了很多針然后再拉出來。聽到雯輕輕的說:「這也行啊,不怕被針扎了。」我趴在她耳邊說:「給你道具,你練練也行的。」雯用手拍了我的大腿:「你,說什麽啊。」 到了男女操逼的表演時,雯的表情是相當複雜的,睜大眼睛看著,臉紅耳赤的。隨著雞巴插在逼里面,肉體碰撞發出啪啪聲時,她的呼吸有點急促,堅挺的雙乳起伏著,手緊抓著扶手,腿有點顫抖著。我抓著雯的手,她也緊握著,手心也出汗了,微微的顫抖著。耳語:「你濕了?」手指在我的手心上劃了一下,黑暗中見到她雙腿夾緊。 表演結束后,燈光亮了。露也紅著臉站了起來。大家隨著熙熙攘攘的人流走了出來。 回到酒店,見到時間還早,露說到外面走走,吹吹風。我打趣的說:「淡定淡定。」 芭提雅的夜生活真實豐富多彩,海邊酒吧林立,燈紅酒綠。街邊有很多出租摩托車的小店,門口停著很多高低座的機車。雯:「好久沒坐過摩托車了。你會開嗎?」「我敢開,你敢坐不?」「誰怕誰啊。」 用蹩腳的英語跟店主聊了起來。 「How much rent ten minutes?」 「Ten minutes?」 「Yes.」 「Tow hundreds.」 「One hundred. OK?」 「No. At least one hundred and fifty. OK? 」 「OK. Give me five.」 擊掌成交。 露、雯看著我跟店主唧唧哇哇的說了一通話后還跟店主擊掌成交。都顯得一臉茫然。 各位狼友可能覺得我是在吹了,敢在泰國開車。其實中國跟泰國的駕照是相互認可的,出國前只要辦理一下手續就可以的。只不過我國機動車是靠右行駛,泰國的是靠左行駛。 拿過鑰匙,坐了上去,雯也坐了上來,趴在我的背后,雙手摟著我的腰,堅挺的雙乳緊貼著我的背,暖乎乎的。 把鑰匙插進去,看著是一檔,收緊離合器,把檔位挂在空檔,松開離合器。點火,加一下油門,機車發出轟鳴聲,松開油門。把機車腳架收起,左手再次收緊離合器,右手加大油門時慢慢的松開左手,機車躍躍欲試,再松一點離合,油門加大,機車隨即開動。把離合器全松開,隨著機車發動機發出的轟鳴聲,機車快速的馳騁著,稍微松開油門的瞬間迅速的換擋。 沿著海邊開了幾公里后掉頭往回開。雯緊趴在我的后背,頭發被風吹起飄逸著,短裙也被風吹得飄了起來,露出雪白的大腿。回到小店,給了店主一百五十泰铢后,三個人往回走。 「你們喝不喝酒,要的話買回去喝?」雯看著露,露:「好啊。」買了啤酒回到她們的房間,三人你一罐我一罐的喝了起來。露是大口大口的喝,跟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形成了鮮明的比對。我呢,是不急不慢的喝著。不一會,喝了好幾罐的露漸現醉意,看著有點臉紅的雯,心猿意馬的望了雯一眼,她也會心一笑,邊對露說:「姐,你別喝太多。」邊說又給露開了一罐。 露接過又喝了起來。 露:「喝多了,上上洗手間。」步履飄飄的進了洗手間,雯也跟著進去看看。一會就扶著露出來。「沒事吧?」「沒事。你們繼續喝。我有點犯困。」說完倒在床上。 雯對望了一會,看著躺在床上的露。站起來,走到雯背后,雙手伸到前面揉著她的雙乳,低頭吻著她,雯也報以熱吻。雯站了起來,指著睡著了的露,趴在我的耳邊:「你先過去洗洗,一會我過你那邊。」 無奈只好強壓欲火,回到房間,虛掩著門,拿了一條內褲進了洗手間。 穿著三角褲躺在床上,心想著會不會被雯放飛機。過了一會,門被輕輕的推開,雯赤著腳跑進來后隨即轉身把門關緊,背靠著門,喘著氣,手拍打著胸部。 見到是雯,穿著一件寬松的衣服。趕緊從床上跳了起來,迎著雯走了過去,兩個人擁抱著激吻,摟著雯的纖腰,邊吻邊相互撫摸著,隔著衣服揉著胸部,雯沒有戴胸罩,嬌小的乳頭挺立著。下體扭動著相互摩擦著,伸手掀起衣服摸著光滑的屁股,原來雯穿著丁字褲,用手撥開丁字褲,摸到了肉縫,里面已經是濕淋淋的,扣著雯的腿間,雯顫抖著,嘴里啊的輕叫著。雯的手也伸進我的褲子里面握著雞巴撸著,撸到龜頭時用拇指按壓了馬眼一下,每按壓一下,龜頭上傳來一股麻麻的感覺,我的屁股就會不由自主的頂一頂,雞巴被撸得越來越硬,把雯身上我衣服從下往上拉起來,雯也把雙手舉起,衣服被我脫了,只穿著黑色丁字褲。把雯抱起來放在床邊,壓上去吻著她的脖子。「哦,癢。」邊吻她邊揉乳房,捏捏小乳頭,往下親,舌頭舔著她平滑的肚皮,隔著丁字褲舔了一下雯的陰部,用手把丁字褲往下拉,雯的屁股也配合的往上擡起。 雯全身赤裸的躺在床邊,擡起她的雙腳,伸出舌頭,自下而上的舔撥著雯的肉縫,里面濕濕的,兩片小陰唇有點發黑,好在陰唇間的嫩肉還是粉紅的。雯的逼毛修整的相當不錯,大小陰唇上一根也沒有,只留陰埠上一道細小的毛,穿著丁字褲也不會露出毛毛。舔吸著雯干淨的逼逼,雯發出一聲悶叫聲:「嗯······。」吮住陰蒂「啊,好···舒服啊···,我要···雞巴······快···。」雯發出一聲尖叫,擡起頭,雙腿夾緊,夾住了我的頭。 我站了起來,把雯的雙腳擡起,雙手抓著雙腳。雯一手揉著乳房,一手伸到下面,用食指和無名指掰開逼唇,中指揉著陰蒂哼叫著「我的逼···癢,源,操···我,用你的···大雞巴···操···,使勁的···操···,哦哦···。」屁股往上頂起,騷態十足。 大雞巴對準著肉穴,用龜頭頂著,龜頭上流出的幾滴透明液體和肉穴流出的陰水混合著,起到潤滑劑的作用,屁股往前一頂龜頭被吞沒,小陰唇也被插入到肉穴里面。「啊啊啊···好大的···雞巴···頭···干我,使勁···的干···,干死···我···這小騷逼···。」昂首翹立的雞巴頭頂著陰道壁的前方,屁股再往前猛頂(大家應該知道女人的G點在陰道壁前幾厘米深的地方,這麽操,龜頭會來回頂、刮到G點),壯漢推車,大雞巴猛的抽插著雯的騷逼。「啊啊啊···哦哦···操死···我···了。」雯邊叫邊用手揉乳房、陰蒂,扭動著屁股。「爽···我的······逼好···舒······服···,使勁······用力···啊啊啊···,好···久···沒·····沒被······雞巴···操,逼癢···受不了···了,啊啊啊啊啊。」淫蕩的叫床聲和肉體的碰撞聲在房間里回蕩著。 猛的抽插幾分鍾后,兩人都氣喘籲籲的,動作都慢了下來。趴下去吻著雯,雞巴慢慢的抽動著,雯也緊抱著我。 雯把我推起來,讓我坐在沙發上,跪了下來,粘著淫水的雞巴硬梆梆翹在雯面前,雯擡頭看了我一眼,伸出舌頭繞著嘴唇舔了一圈,低下頭張開小嘴,含住龜頭。一陣快感從底下直沖上來。靈活的舌頭圍著龜頭慢慢的轉動著,嘴巴吮吸著龜頭,邊吮吸著邊用舌頭頂住馬眼。 雯吐出龜頭,用手接住嘴里面流出來的淫水和口水,塗抹在龜頭上,用手撸動著雞巴往下撸時用嘴巴把雞巴整根含住,嘴巴把雞巴吐出時手又往上撸,手上下的撸動,雞巴也在嘴里吞吐著,把雞巴整根含住,使勁的吸住,手緊握這雞巴往上慢慢的撸,嘴把雞巴慢慢的吐出來吸住雞巴頭,用手把雞巴往前一掰,啵的一聲響,雞巴頭跳了出來。超級硬的雞巴貼在我的肚皮上。雯起身轉了過來,背對著我跨坐在我的雙腿根部上,雞巴被夾在兩片陰唇間。雯擡高屁股,把雞巴從雙腿間掏出,又把含在嘴里的淫水、口水吐在手里,塗抹在雞巴頭上,對準穴口,屁股猛的坐了下來。「啊啊啊···。」雞巴又被吞沒在肉穴里面。雯雙手撐在我的雙腿上,屁股上下移動著,用肉穴套弄著雞巴。嘴里不停地喊叫著:「我操···你的···大雞巴···逼舒···服···哦哦哦···。」逼里面流出來的水把我的雞巴毛都弄濕了。 看著雯大汗淋漓的,拍了一下她的屁股:「到床上去。」雯喘著氣起身爬上床。 「趴著,把屁股翹高,雙腿分開。」 雯順從的照著我說的趴著翹高屁股把腿分開,胸部貼在床上,雯的騷逼差不多是朝上的。看著微微張開的兩片小陰唇,我站到床上,雙腳站在雯的屁股兩側,先是一手扶著床屏,一手把雞巴對準洞口,把雞巴插了進去。「啊啊啊啊······你插···得···好深···啊···我的···逼···都被你···插破了···我的······大···雞巴···哥哥···,我···被···你操···得爽···死···了···。」后來是雙手扶著床屏,彎著腰雞巴使勁的上下抽插著肉穴。 「我操你···這`···小騷逼,看···你還騷不?」 「我···就要騷···,我的···逼···不騷···的話那···會被你······這···騷···雞巴···操···,你的···雞巴······爽···我的······騷逼······也···爽。」 使勁的操著雯的騷穴,每次插到底時雯都會啊的一聲大叫。雞巴插逼動作越來越快,汗水滴落在雯的背上。雯的叫聲也越來越大。「快···操我,我···要來了,我···升···升···天···了···啊···啊啊···啊啊啊。」隨著雯的大叫,問道陰道強烈的收縮著,陰道口一下一下夾緊我的雞巴。 雯高潮了,渾身發抖,我也加把勁使勁的插著。「哦哦···哦哦哦······啊啊。」把雞巴插到雯陰道的最深處,頂著射出了一股股精液。雞巴慢慢的變軟,滑出雯的陰道口。癱倒在床上,雯也轉過身來,側身躺下,頭靠在我的胸前,一只腳盤在我的腿上。 兩個人像虛脫了一樣一動也不動的躺著。誰也沒有說話,相擁的休息了一會。 雯起身:「我洗洗后就得過去,別讓姐姐發現了,你也洗一洗吧。」 事后還來個鴛鴦浴,不再細說。雯臨別時在來個深吻。 一覺睡到天亮,起身洗漱。出門后按雯房間的門鈴,沒人在房間。只好獨自到餐廳吃早餐,餐廳也不見姐妹倆。正當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四處張望時,姐妹倆拎著一袋水果回來了。「一大早就出去買東西啊?吃了沒?」 白癡,見到人家買東西回來還明知故問。人做了虧心事往往就會語無倫次。 「吃了。昨晚喝多了,早上起來頭有點發脹,就想到外面走走,誰知道雯睡得像豬一樣,叫了老半天才把她從床上拉了起來陪我出去。」露說著。 「昨晚你們喝到幾點?你走了我也不知道。」「很早就走了。」心想你知道了那還有戲。 吃完早餐后大家忙著收拾東西,退房后坐車回到曼谷。車上我和雯都坐在后面兩側,相對會意的一笑。雯笑臉嫣然,滿臉紅霞。途上還對著我悄悄的扮鬼臉,用手指刮著臉羞羞。 人前淑女,人后蕩婦;人前君子,人后色狼。 中午吃飯后又是購物,狂購,花了老狼兩萬多,我還特意多買了一個珍珠魚女式皮包。回到車上時小心輕放的遞給了雯,雯紅著臉輕聲:「謝謝。」也回贈一個小挂飾給我。 當晚又到她們房間里面喝茶,趁著露洗澡時擁吻了雯。露不喝酒看來就沒戲了。因爲第二天又要趕著坐早班機回國,所以很早就辭別回房收拾東西睡覺。 第二天早上在去機場的路上,跟露和雯交換電話和郵箱,準備回來后把相機里面對方相片發給對方。 至于回來后跟雯的故事,以后再寫。 路過看看。。。推一下。。。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