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外的噩梦1    
長話短說,有一年的冬天,陰雨綿綿,陽光普照的日子相當難得一見。每天驅車上班的路上都會讓人覺得很壓抑,上班的時候整個人都覺得無精打采的。 本狼跟大多數人一樣總是爲了生活而奔波,忙碌了一年,到了年底,業績也還真的是不錯。春節的時候,慷慨的老板額外給了我一個大紅包,還給了我半個月的時間休休假,放松一下身心,養精蓄銳,爲明年的拼搏充充電。 很多人都會覺得自己業績突出,老板給你的大紅包是理所當然的。我可沒這麽想的,老板給的大紅包,應該拿出一部分以其它方式回贈,羊毛出在羊身上。國人自古崇尚禮尚往來,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。 趁著假期,狼性未泯,也爲了孝敬父母,我決定帶著父母到泰國去走親戚(忘了交代一下,我的家鄉是個僑鄉,泰國我是去過了N次),順便買點東西送送禮。 給父母辦理護照,就跟到旅行社去辦理泰國遊的手續,繳費、辦理簽證手續。跟旅行社的人說明到了泰國,父母就離團不隨團一起遊玩,只有我一個人跟團,到了要回國時的那天父母就直接到機場隨團一起回國。說白了也就是買了便宜的雙程機票。旅行社的小姐對我說,那你是一個人,到時候要跟別的團友一起合住一個房間,也有可能跟導遊一起合住。開玩笑的對旅行社的小姐說:「到時候安排個年輕的女導遊去吧,我很樂意。」「你就想啊。」 到了約定的出團時間,隨旅行團坐著大巴出發到機場去。扶著年邁的父母上了大巴,安頓好作爲后自己隨便找個偏僻的靠窗位子坐下,人數不多,只有20多人,所以人到齊了車上還剩下大半空位。 導遊也上車了,穩妥起見,又一次跟大家宣布了一些規則(辦理手續時有發過)。去了那麽多次了,現在我是左耳進右耳出。 車開動了,一路無語的到了機場。辦理好相關的出境、登機手續后就在候機廳等著登機了。這才看了一下團友都是些什麽人。這個團是三、四十歲的居多,有幾對是夫婦,還有幾個年輕的小夥子。 其中有一對看似姐妹的女團友帶著一個老婦人。那對看似姐妹的看起來35-40歲左右,大稍微豐滿一點,小比較纖瘦高挑。聽著她們的對話,知道她們跟我一樣到了泰國也是老媽不跟團,只有她們倆跟團旅遊,父母也跟老婦人聊了起來。我只是偶爾的插一兩句話。知道姐姐叫露,妹妹叫雯。 上了飛機,大家知道短途國際航班的飛機跟國內航班的飛機沒多大區別,座位也是很擠的,對于我這個算是高大的南方人來說,3個人擠在一排座位上是有點難受。剛好那一航班上有一認識的空姐,她叫我到前面,跟機上安全員一起坐。盛情難卻,在衆人羨慕的眼光中大搖大擺的坐了下來,途中也趁著空姐空閑的時候跟她聊聊幾句,不再細說。 經過幾個小時的顛簸,終于到達了曼谷素萬那普國機場。辦理出境手續后隨團出境,見到親戚早就等候在機場出口處,跟堂姐寒暄了幾句后父母被堂姐他們接走了,也就一個人隨團開始了剩下的七天泰國之旅了。 當天先是到了酒店安排住下,大家相互都基本上清楚誰跟誰住一起,我是跟另外一個男團友(他是前兩天跟團,后面的離團)一起被安排在同一個房間,露和雯的房間和我們隔著一個房間,中間住的是一對夫婦。 吃完晚飯后,大家就相約出去買點東西吃,泰國熱帶水果是相當好吃的。雖然國內也有得吃,不過就是很貴。 人生路不熟的,大家都不敢走離酒店太遠,轉了一圈買了水果回酒店,在門口碰到了那露、雯姐妹倆,看樣子她們倆是換了衣服后才出門,都穿著長裙。露顯得有些臃腫,雯顯得高挑,胸部看起來也不是很大,不過還是蠻挺的。禮節性的打了招呼后就各自離去。 女人的乳溝跟時間一樣,擠擠還是有的。現在的胸罩五花八門,還有一些乳貼之類的東西。所以對于沒有檢驗過的東西,大小狼們也不必把看到的放在心上。 回到房間,洗了水果吃了一點,又沖了杯咖啡喝了起來。同室的團友不知道跑哪去了,拿了衣服洗完澡,穿著沙灘褲,躺在床上看著聽不懂的電視,迷迷糊糊的有點睡意。 門鈴聲把我的瞌睡蟲趕跑,開門一看,是露按的門鈴。 「都買了什麽東西?」「買了些榴蓮、山竹還有一些叫不出名的水果。」 「喝茶不?要喝的話過我們房間。」「等等,我換條褲子再過去。」 「換什麽換,露大咧咧的說著。」顯出熟女的豪放。 鎖了門,跟著露到了她們的房間,不見雯。見到洗手間的門關著,里面傳來陣陣水聲。看樣子雯是在洗澡了。隨便聊著,才知道露40歲、雯38歲,都比我大。雯跟我同年出生,比我大幾個月。 「你都得叫我們姐姐。」「無所謂的了,都是一個稱呼而已。」 「誰得叫我姐姐。」雯剛好打開洗手間的門,問道。「源,他比我們小,得叫我們倆姐姐。」 見到是我,雯臉上飛過一抹紅霞,瞬間即逝。「不知道你會過來。」雯穿著一件緊身背心,里面真沒戴胸罩,可能是剛剛洗完澡,她那半大不小(估計有32C)的乳房上挺立的兩個乳頭在緊身背心上突出兩個尖尖的痕迹,底下穿著一條熱褲,好一雙修長的腿。雯有點不好意思的說。 露:「雯,你來沖茶。我也去洗澡。」拿起放在床上的衣服進了洗手間。「還是我來吧。」我趕緊燒水沖茶。 目光漫無目標的掃描著房間,床上堆著幾件衣服。看到我目光看著床上,雯轉身趕緊把床上的衣服手忙腳亂的收拾起來。但還是讓我看到了她那一件紅色的蕾絲胸罩,薄薄的。 露洗完澡,水也開了。沖茶、喝茶、聊聊家常。 露:「你怎麽不把老婆也帶出來旅遊,是不是單獨出來方便點?」「她跟我來過幾次,不想來了,跟孩子到北方去看雪了。」 「你們老公怎麽不跟著你們來,放在家里你們放心?」露對我使了一個眼色。我也會意的不再追問。 閑聊了一會,同室的團友回來了,找我拿鑰匙開門。見時間不早了,跟姐妹倆告別回房睡覺。 剛剛睡下不就,隔壁就傳來了一聲大叫:「啊。」接著聽到有人在輕輕的說著話。開始也沒在意。不一會隔壁又傳來了唧唧呀呀的哼叫聲。「哦哦,老公···輕······點,你的雞···巴今晚···好硬好大···啊。」「啊啊,別···咬我···的···豆豆。」「老公的雞巴好吃嗎?老婆。」「好吃,我最···喜歡吃···你的···龜頭。」「嗚···唔······。」深夜的叫床聲穿透力極強。 隔壁的夫婦在做功課,應該是剛剛開始在69口交著。「啪啪啪。」隔壁又傳來了肉體碰撞的聲音。「啊啊啊···啊···,操我···我的逼···癢···,老公······快點,用你的···大雞吧插···爛······爛···我的···寶貝···。」 啪啪啪啪,碰撞聲接連不斷。大概過了有20分鍾左右。隨著女一聲尖叫「啊啊啊啊。」男的喘著氣繼續噼噼啪啪的抽插聲:「嗯······嗯···啊啊···啊啊···。」男的幾聲悶叫。 一陣悉悉索索的整理聲后,很快又恢複了夜晚的甯靜。 接下來的兩三天,大家有說有笑的一起旅遊購物,我也給老婆兒子、老板娘、老板的女兒買了點手信。也顯示出點紳士風度,有時也幫姐妹倆拎東西。 第四天,到了芭提雅。白天都是些傳統的節目。晚上上遊輪吃飯、喝酒、看人妖表演。雯坐在我的右邊,再過去就是露。雯穿著白色緊身背心,里面是一件紅色蕾絲胸罩,下面穿著黑色短裙。 人妖表演完了之后就下來跟遊客一起玩耍、拉著遊客一起跳舞狂歡。 我們幾個還是在座位上喝著酒,幾個人妖過來,從背后摟著我們鬧著玩。用她們豐滿的乳房緊貼著我們的頭,把姐妹倆嚇得哇哇大叫。 你越是害怕,人妖越是興奮。你不摸她,她還不高興呢。會讓她覺得你認爲她不夠漂亮妖豔。 一個妖豔的人妖對著我說:「你看你老婆,那麽害怕,你怕不怕。」「不怕,干嘛怕你們。」說著我一手把妖妖胸前的禮服往下一拉,露出了妖妖兩顆豪乳,在豪乳上摸了一把,妖妖高興的捧著豪乳,用手擠了擠奶頭,竟然還射出了奶水(應該是激素用得太多了),使勁的用雙乳碰撞我的臉。說真的,我的頭都被撞得有點暈暈的。 妖妖側身坐到我的腿上,側對著雯,伸手摸了雯的臉,趁雯不注意,還偷襲摸了一把雯的胸部,我見到雯嚇得往后退。笑著伸手拉著雯的右手說:「雯姐,她摸你的,你也摸摸她的。」說著就把問道手拉到妖妖的豐乳上,雯也笑著輕揉了幾下。妖妖興奮的拉著雯的左手,我趁機伸出右手摟著問道腰,把她拉起來跟妖妖抱在一起。妖妖和雯打鬧著,露在一邊笑得合不攏嘴,身后是一個妖妖用乳房頂著露的頭,雙手伸到前面摸露的乳房。 嘿嘿,變成了我的雙腿上坐著妖妖和雯了。因爲是穿著短裙,經過這麽一打鬧,雯基本上是像把裙子掀起來坐在我的右腿上,冰涼冰涼的,感覺到就是雯的屁股貼著我的大腿坐著。這樣子的刺激,我想也是大小狼們夢寐以求的吧。 妖妖摟著雯起身用屁股對著我坐了下來,做了幾個背入式的動作,嘴里面還哼哼的發出爽叫聲。又摟著雯轉過來,把雯按坐在我的腿上,我的雙手扶著雯的腰,好像我在操雯一樣。雯尖叫著掙扎著。 妖妖坐下來覺得是在鬧著玩,沒啥感覺。可雯坐下來時的感覺就是有些異樣,雞巴也一下子就硬了。露這時也笑得用手拍打著我。我也覺得不能再鬧了。就對妖妖說:「好了好了,別再鬧了。伸手掏出幾張一百泰铢,給過來玩的幾個妖妖,一人一張(其實是給多了,當時的行情價是一人20泰铢就行的,我把露和雯的小費也給了。無所謂了,大家玩得開心就好)。 妖妖離開后,大家又重新坐下喝酒,雯坐下時用手掐了我的大腿一把,趴在我耳邊說:「源,你好壞啊。」「我跟妖妖玩?」「雯姐的豆腐你也吃。」說著用手拍了我還硬著的雞巴一下,轉過頭跟露說著悄悄話。 泰國的天氣說變就變,有時會突然間下起雨來。回酒店的路上,下起了一陣陣小雨。下車上樓去的時候大家都有些酒意,雯雙手左右勾著我和露,幾個人左晃右蕩的走著,隔著背心感覺到雯柔軟的乳房摩擦著我的手臂,伸手摟著雯的纖腰走入了電梯,雯的手也摟著我,面對著門,背靠著梯間,手松開雯的腰,摸到雯結實的屁股,捏了一把,雯把屁股壓住我的手。我也不再捏她的屁股,手就一直被壓著。沒被堅決拒絕就是有機會。 剛才摸雯的屁股時感到只是隔著裙子,沒有摸到內褲的痕迹,估計是穿著丁字褲,怪不得剛才坐我腿上時覺得冰涼冰涼的。 出了電梯,一群人嘻嘻哈哈的回到了各自的房間。洗完澡,倒頭就睡。隔壁又傳來了叫床聲,不再細說。 第五天,團友們坐快艇到一艘船上去玩降落傘,再到一個小島上去吃海鮮、遊泳。坐快艇時,我跟姐妹倆說:「你們坐到最后面去吧,不要坐在太過靠近快艇的前部。」自己就站在快艇的最前面,抓著快艇的欄杆。幾分鍾后到了船上,玩了一會降落傘后又是做快艇到了小島上。 到了島上,買了一些工藝品后準備下水遊泳了。露說:「你們去吧我給你們看管東西。」「你不下來一起玩?」「我下去的話得殺出一條血路。」 換了泳褲出來,一看雯也換好了泳裝。把我看得都流口水了。雯換了一身紅色三點式泳裝出來,小小的兩塊布沒能包住她的雙乳,邊上露出白白的乳房,中間是一道淺淺的乳溝,扁平的小腹沒有一點贅肉,泳褲是兩邊用小布條綁著的,打了兩個蝴蝶結。 我問「你會遊泳吧?」「不會,你會吧?」「當然會了,你擦點防曬露吧。」 雯接過我遞過去的防曬露,把裸露在外面的身體擦了起來。又彎下腰擦雙腿。彎下腰時雙乳朝下,倒著垂吊在胸前,乳基不大,不過就是夠挺。 雙眼頂著看著雯擦防曬露。雯擡頭見到我頂著她看,顯得有些不好意思:「看夠了沒?」 你不會遊泳那得租個泳圈,趕緊轉身租了一個泳圈,踩著雪白的細沙(海里面的魚吃了珊瑚礁后排泄出來)和雯一起慢慢的朝著清澈見底的海走去。 兩個人在海邊嬉水,玩了一會,邊玩邊往水深處走去。到了差不多齊胸深的時候,雯開始站不穩了,只好扶著泳圈學著遊泳,可腳怎麽也擡不起來。「源,怎麽我的腳擡不起來啊?」
评论加载中..